生活随笔:浯溪碑林记

  这是五月的一天,从冷水滩出发,乘车一个小时就到了浯溪公园,高大的围墙把整个公园围在院内。碑林位于祁阳县城南2.5公里处,依傍湘江。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公园,是中国三大露天碑林之一,江南摩崖第一家。浯溪碑林的神奇之处,是缩天地于方寸之间,小小数百亩土地,却凝聚天地造化的鬼斧神工,刀砍斧削般几下就造就了这个充满灵性的奇域。这个地方我并不陌生,只是故地重游。但一切已物是人非,岁月偷偷地把我给换了。从年少的轻狂,年青时的成熟,中年时的淡然,仿佛一夜之间。一切轻车熟路,没有悬念,只有人生如白驹过隙的感叹。看过南岳衡山的秀,品过舜皇山的幽,读过南海的雄,一切都已经淡然了。在浩瀚无边的天地之间,这只是一个小盆景。没有雄浑,没有壮观,奇和险也是小的,曲径通幽,小路崎岖而陡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与溪,树与石,摩崖与文化,却高度融合起来。这是文化荟萃之地,读到的只有

  的厚重,文人的风流。那一个个千百年不死的灵魂,为什么会在这个小天地里聚拢来,也许是为了寻找一种共鸣吧。

  山清水秀,怪石林立,古木森森,奇峰异起,浯溪碑林的美,是一种孤傲的美。这与文人的那些奇特的气质,也许有某种天然的暗和吧。这里是文化的道场,看不见宗教的痕迹。即使有,也被这种风流淹没了吧。在这种地方,说宗教是不合时宜的。因为这里这么小,而且只看得见风流,山也风流,水也风流,石也风流,居住于此的诸多古代的诗魂也是风流的。可以说,浯溪是风流的,也是孤芳自赏的,更是自由的,桀骜不驯的。这里,到处飘荡着自由自在风流的灵魂,没有宗教,没有皇权,只有自然本真的风流与潇洒。多少孤独的灵魂在这里找到了自我,流着泪拥抱了浯溪,并把灵魂留在了这里。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它的每一丝空气里,都有风流在歌唱。当你屏住呼吸,就能听得见他们在清风里深情絮语和吟咏,甚至还能看见他们泼墨挥毫的豪放与疏狂。但这里是还是有博大之气的,颜鲁公的撰书,元结起草的《大唐中兴颂》就有一股恢宏的之气,让浯溪拥有了浩然的风采。到浯溪旅游,往往是冲着这股浩然正气而来。这样的小天地里,装着这样博大的情怀,正是它吸引人之处。

  下得车来,远远望见连绵起伏的白色墙壁,红色琉璃瓦的围墙,连绵数里。数钱,买票,进门。迎面是一个开阔的广场,笔直的大道,方正的庭院,很是大气和阔绰。百十亩,空旷,辽远。一座陶铸像,孤零零地立在中央,那是神坛里的重要人物,说不出的伟大与庄严。

  是用来凭吊的,我怀着敬仰的心情,崇拜这个拥有松树风格的故人。别人看他,也许带着世俗的眼光,看重他的官衔,而我只看得见他的人品—-心底无私天地宽。陶铸的一生也是传奇和伟大的,数次观看他简陋的纪念馆,看他穿过的旧衣服,旧鞋子,亲笔所写的书札和手稿,很难想象这样一位曾经的共和国的国务院副总理,一度成为国家4号人物的首长,是这样的清贫和简单。人是需要一些精神的,特别是物质匮乏、内忧外患的年代。上午有点寂静,只有少数几个人瞻仰,拍照留念。不见成群结队小学生和初中生来嬉闹,这样也好,伟人也有喜欢寂寞的时候,静静也好,他也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感受天人合一的妙处。后山是一些松柏、翠竹、古樟树,最多的是叫不出名字的杂树,颇有一点野趣。几个穿着超短裙的妙龄女子和衣着奇异的少年也在前面嘻嘻哈哈,打情骂俏,给这寂寞的园林增添了不少亮色。一对恋人躲在灌木丛中,如胶似漆,全然不顾路人侧目。尤记当年自己年少轻狂,与一班同学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仍历历在目。数年前,携女友同游,卿卿我我,见天地间如此美景,忍不住找一无人处的洞穴里激情了一番,那自然而然的天人合一的狂热,与文人们挥笔濡毫的狂放没什么两样。可现在已人各天涯,数年来音讯全无,彼此都不愿想起,可那美丽而纯粹的疯狂,谁又能真正忘却?只怕故地重游,已潸然泪下了吧。人世间的缘聚缘散,谁又能说得清楚。

  五月的阳光还算和煦,这是旅游最好的季节。树叶的绿有千层,心中的爱也有千层,斑驳的阳光的影子洒落山岩之上,散落在幽僻的石径,更增添了无穷情趣。走进林荫小道上,凉风习习,格外清爽。任思绪驰骋,信马由缰。静静思索,可以触摸到古代文人内心的隐秘世界,感受到古代文人对自由的渴望和对文化、王权的反叛。这里没有五岳的雄豪,没有大漠黄沙的豪迈,也没有长江黄河的大气。不需顶礼膜拜,也无须溜须拍马,面对宁静的小溪,乾坤一盆景的奇异山峰,只有归隐山林的闲适和自由。遥看

  ,唐代杰出散文家、诗人元结,于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被任命为道州刺史。永泰元年(765)罢任。次年再任道州刺史。溪地名之由来浯溪,原是一条无名小溪,长约2.5公里,发源于三泉岭麓的双井(双牌县阳明山),蜿蜒北流汇入湘江。它的得名,出自元结之手;它的出名,更得益于元结之操行。元结(719-772),字次山,中唐著名诗人、散文家、古文运动的先驱。唐代宗广德元年(763)至大历元年(766),元结两度任道州刺史。其间,他曾三过浯溪地段。在浯溪与湘江汇合处,有三峰突兀的岩溶地貌。中峰最高而上如平地,南峰最低而突出湘江,北峰下临深潭而多溶洞。从湘江望去,三峰俨如画屏。作为诗人和散文家,元结雅好山水,闻有绝胜,未尝不枉路登览而铭赞之。大历二年(767)二月从潭州都督府返道州,舟经祁阳阻水,泊舟登岸暂寓。猛然惊诧于这天下居然有这么一个神奇的所在:蓝天、清流、杂木、怪石,突兀而起,而又自然和谐。多么神奇的人间净土!那种雄霸之心,抑郁之心,顷刻间无影无踪,原来美,也可以暗藏于荒山野岭的。小的山,小的溪,小的天地,世界原来这么小。纳天地于芥子,容万物于方寸,天地间的大美,就在绰绰数亩之间。他看见了自己的博大,也看见了自己的渺小,大彻大悟,回归了自然的怀抱。于是,他把家安在了这个地方。把无名小溪命名为浯溪,意在旌吾独有, 撰《浯溪铭》;又将浯溪东北廿余丈的怪石命名为峿台,撰《峿台铭》。还在溪口高六十余尺的异石上修筑一亭,命名痦亭,撰《痦亭铭》,合称三吾。 意思是我的溪,我的亭,我的台,任何登临的人都可以如此感受。为什么以吾相称?一是因为他为自爱之故,命曰浯溪,只是为了表示他对这里的至爱和情有独钟;二是古人说得好:人皆得而吾之,即人人都可说吾,谁说吾就代表谁,当年元结说吾是他的,今天我们说吾不就是我们的吗?吾,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大气与豪迈,有纳天地入胸怀,集五岳入掌股的潇洒和自在。谁能品得出元结此时的心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这王气触摸不到的地方,元结终于找到了自我——那是一种回归自然本性的自由和纯粹。他把心灵安放到了此处。于是,修路建庐,摩崖刻石,举家迁来,半隐于山林。他的到来,吸引了无数骚人墨客,纷纷登临,成就这千古绝唱。在这片山林,最美的所在,就是居于主峰的峿台,那里是浯溪的最高点。每到月夜,元结总是执一把琴,坐在那里对江而弹。月色如水,天地空旷,溪水悠远,琴韵悠扬,与奇石山风相激荡。人与山水融合在一起,任千古忧愁万古功名随风而去,随水而远。曲径通幽,只见苍崖石壁,巍然突兀,连绵近百米,最高处拨地数十丈,石质亦是绝品,真是摩崖石刻的天然绝佳之处。这是露天摩崖,随处可见风流蕴藉的石刻,或真,或草,或篆,或隶,或行,石刻中诗文居多。据统计大大小小共有505方。这里是珍贵的书法石刻宝库。现存摩崖石刻505方,其中唐代17、宋代116、元代5、明代84、清代92、民国9、时代不明的182方。最高的是刻在30米悬崖峭壁上的圣寿万年,字径2.3米;最低的在溪畔崖脚,字径1厘米。篆隶楷行草诸体皆全。其作者荟萃了唐以来的历代名家。如唐代有颜体的创始人颜真卿;二王体有李谅、韦瓘;褚体有皇甫湜;篆书有季康的玉箸篆、袁滋的钟鼎篆、瞿令问的悬针篆及李阳冰的《中堂铭》。宋代有黄体的创始人黄庭坚,还有陈从古、李若虚、邢恕;米体创始人米芾,还有张孝祥、吴潜、范成大;此外有二王体的秦少游、陈与义、汪藻,欧体的易祓,魏碑有邹浩、曾焕,八分体有沈绅。元、明、清三代继承各体的名家之作也不少。如明有董其昌、王锡爵、沈周、曹来旬、许岳;清有何绍基、钱沣、吴大澄、杨翰、阮元等各擅其美。真是百代名臣金石宝;一溪明月水天秋。、只见树木茂密,郁郁葱葱,怪石嶙峋,或雄狮怒吼,或猛虎飞跃,或老牛卧伏,或小猴弄姿,奇形怪状。崖下是浯溪,清静平缓,发源发源于三泉岭麓的双井(双牌县阳明山),流经祁阳盆地,最后在县城南郊2公里处的古渡口流入湘江。奇山,秀水,悬崖,古渡,互相掩映,山在水里,水在山中,宛如人间仙境,世外桃源,观之无不惊叹。

  这里是璀璨的文学艺术殿堂。浯溪碑林的诗词作家历代各有其代表,灿烂争春。如唐有开中唐面目的五言长城刘长卿,古文运动家皇甫湜,神童诗人郑谷,以及李谅、王邕等。宋有江西诗派之首领黄庭坚,永嘉四灵之首领徐照,江湖派之戴复古,豪放派词人张孝祥、李清照,婉约派词人秦少游,田园诗派范成大、杨万里,理学家张拭、吴儆。其他如臧辛伯、吴潜、夏倪、邢恕、王安中、王炎、王叔瞻、赵汝铛、杨冀等皆是名家。元代有杨维祯、郝径、宋渤、姚芾。明有唐瑶、茅瑞徵、解缙、王昌及晚明爱国诗人顾炎武、王夫子、张同敞及沈周、周用、杨廉、顾璘等。清代有神韵派创始人王士祯,浙派的汤古曾、曹贞吉、蒋景祁,摹古派的许虬,明诗派的胡天游,宋诗派的阮元、程恩泽,性灵派的袁枚,格调派的朱琦,太白派的张九钺等等。可谓诗派如云,大将如林。他们有的一人多碑,有的一碑多人,有的留有诗文但未刻石,有的刻石之碑被铲,被搬走或文字剥落难辨。最近又收回了流散在民间的乾隆皇帝弘历南巡时留下的《听雪阁》诗碑一块。碑林现存完好,能辨认的石刻中有诗词218首,铭10篇,赋记16篇,联语6幅,榜书38方,路标5方,题名104方。遍崖密布,琳琅满目,真是万石戴题平琬琰;一碑称绝合元、颜。

  浯溪也是孤独的,在寂寞里也差点忘了自己,湮灭于历史的风烟之中。浯溪碑林曾遭遇日本飞机的轰炸,至使许多古建筑变成一片瓦砾场。碑林也差点被毁于,虽然许多碑刻已消失在无边烟雨里,在无数人类大浩劫中仍能这样保护得好,也算得个奇迹。传说三绝碑的发现源于这样一个故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冬季,差不多是整整的一个冬季,一帮搞基建的民工到浯溪寻找能够烤火的树枝,靠着块大石壁,然后他们把拣来的枯枝败叶点燃,他们就着火光叭着自卷的旱烟,坐着,立着,瑟缩着把粗糙的冻得开裂的手指伸向那团团燃烧的火光,借以取暖。谁也没有想到,在离他们烤火不到二米远的地方,竟然就是一件稀世珍宝:浯溪三绝碑!这就是闻名中外的《大唐中兴颂》摩崖石刻。当他们摩挲着崖壁上壮美的文字,于是浯溪被发现了。那远古的信息透过千年的风雨而来:大历六年(771),元结特意从箧中检出10年前率兵镇守九江抗击史思明叛军时,写下的充满浩然正气的名篇《大唐中兴颂》旧稿补充定稿,派专人赴临川,请他的好龙颜真卿大笔书写,于夏六月命人刻于摩崖之上。

  唐刻《大唐中兴颂》碑为浯溪摩崖之精华,如群星中的明月,价值连城。此石壁天然生就,宽广达120平方米。中兴碑镶嵌其中,碑高3.2米,宽3.3米,全幅面积有10.56平方米,大气雄浑,精气神具足。书从左起,21行,每行20空,除去空格,共332字。每字直径约15公分。一是字绝,颜真卿是唐代第一流书法家,与诗圣杜甫、画圣吴道子、文豪韩愈齐名。《大唐中兴颂》是颜线岁时所书,实为颜体最成熟,颜氏生平最得意的唯一巨幅杰作,堪称颜氏翰墨之高峰。字如其人颜真卿以忠义大节极古今之正著于史册。明陶晋仪评颜氏:骂贼而死,惟其忠贯白日,故精神见于翰墨之表者特立而兼括。是颜真卿平生所写过的书法作品中,字迹最大的。全篇气势磅礴,刚正雄伟,气度博大、恢宏,豪迈与内蕴并存,阳刚与优美同在,刚毅洒脱,浩瀚雄浑,是鲁公生平得意之笔,被后人誉为宇宙杰作。清乾隆帝见到拓片便视为天球拱璧。二是文绝,《大唐中兴颂》中韵文三句一韵,且平韵到底,更不计平仄,不用典故,不追求词藻,可谓文学革新的不朽之作。元结是唐代古文运动有力的先行者,又是平定安史之乱的中兴功臣。《大唐中兴颂》是元结一篇有代表性的、为人传诵,又是本人最得意的作品。颂文以史为鉴,端严正气。即以安史之乱为借鉴,痛玄宗重色昏庸,恨孽臣奸骄毒乱,赞肃宗盛德之兴,喜群生万福是膺,表元、颜忠肝义胆。可传千古,可寿名山。正如一面

  的镜子,历代都可借鉴。明代解缙题中兴颂旁石镜的诗说得好:水洗浯溪镜石台,渔舟花草映江开,不如元结中兴颂,照见千秋事去来。 至于石绝,元结在颂文末尾称: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这高、大、陡、险的顽然巨石,正是摩崖刻石所在。从年代之古,碑面之大,文章之奇,书艺之妙以及现状之完整诸方面综合比较,堪称全国现存三绝碑之冠而盛誉中外。这样的人,这样的文,这样的石,这样的书法,集中于浯溪一地,让浯溪如天边璀璨的明星,发出耀眼的光芒。摩崖临江矗立,如斧削成,文奇、字奇、石奇,后世称之为:摩崖三绝。 后人为保护摩崖三绝,自宋仁宗皇佑五年(1053)始,已经六次修建三绝堂。 三绝亭, 临江而立、依崖而建。它显得古朴而典雅,庄严而厚重。亭分上下两层,由八根石柱支撑,其中正面两根石柱还挂着一副对联,上联为清代杨翰刻地辟天开其文独立,下联为山高水长此石不磨。 唐以后历代书家无不为之倾倒。宋黄庭坚诗: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鬓成丝。元郝经赞:矧于超出二王笔,冠冕百代书家师。明董其昌诗:几回吹律寒谷春,几度看碑陈迹新。清何绍基诗:归舟十次经浯溪,两番手拓中兴碑。明代曹来旬评赞:元颂云烟霭,颜书金玉辉,山川无秀丽,天下看来稀。清钱邦芑诗:丰碑读一过,百拜不能休。清叶观国诗:李唐碑板如云垂,浯溪片石尤瑰奇,鲁公遗墨此第一,评家自审非谬欺。至于石绝,元结在颂文末尾称: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从年代之古,碑面之大,文章之奇,书艺之妙以及现状之完整诸方面综合比较,堪称全国现存三绝碑之冠而盛誉中外。大唐中兴颂摩崖是与磐乐、石鼓类至宝垂元垠的。故而历代名臣、大吏、文人、书家及海外人士,不避地僻路险,梦寐以求地来浯溪游历瞻仰及吟咏题刻。使浯溪满山皆字,无石不诗。历代的石刻,突出的有《大唐中兴颂》、《大宋中兴颂》、《大明中兴颂》、元结的《老三铭》、吴大 的《新三铭》。宋神宗熙宁八年(1104),大诗人、大书法家黄庭坚自鄂州赴宜州谪所,风雨中经浯溪,三日徘徊崖次后,在中们碑右侧 ,题七言长诗十四韵《书摩崖碑后有序》。黄刻运笔圆劲苍老,古茂清遒,深得兰亭风韵,自称佳诗妙墨。清同治元年(1862),著名书法家何绍基游浯溪,步山谷诗韵,又作《题摩崖中兴颂碑诗并跋》,刊于黄碑右侧,行楷,颜体,世推为颜后第一。清光绪十九年(1893),著名书法家、金石学家吴大瀓中游浯溪,读中兴颂,也次出山谷诗韵作长诗,刻于何碑之右侧。楷体,书法秀劲,至此,颜、米、黄、何、吴等一代代宗师、硕大无朋的真迹宝卷,一字儿排开,加上其他大家的翰墨,仅在此120平方米的摩崖上,就有名刻95方。或宏伟、或险峻,岩石上记满的是

  文化,记录着这里的繁荣与衰落,岁月沧桑这里的一切已成陈迹,但石头上所溢出的古人智慧,倒使这里成为了一个远离宗教的文化道场。中兴颂左侧的镜石含晖,是元结安装的石头镜子,高0.46米,宽0.8米,乌黑而光滑,抹之以水,能照人面、照人心,还能照见唐宫肝胆。明代尚书杨廉诗:此石曾将献凤池,赐还仍对次山碑;分明照见唐家事,不向旁人说是非。清汤锷诗:一槛凌空架石台,千年神物壮溪隈。游人莫作浑然看,也向唐宫照胆来。还有清代越南使者《镜石诗刻》4方,如郑怀德诗:地毓浯溪秀,山开镜石名,莫教尘藓污,留照往来情。清袁枚《镜石》诗:浯溪镜石光可爱,立向荒江照世界,照尽东西南北人,镜中依旧无人在。五十年前临汝郎,白头再照心悲伤,恰有一言向镜诉,照侬肝胆还如故。民间还流传许多有关镜石的传说故事。使得平民百姓纵然不识吴钩字,也为摩挲石镜来。据说,在很久以前,这浯溪边上住着一对夫妻,男耕女织,日子过的好不幸福。有一天就有人对这男的说:你知道吗!你老婆在你出去的时候在家勾引野男人呢?这男的信任自己的妻子,但又对别人说的话有些怀疑,心里好不烦恼。一天在吾台上遇到了女仙人(传说是湘妃)。这女仙人告诉这男子说,在这吾台下面的悬崖下,有一面魔镜,你接水涂在上面,就能照到你想看到的东西。于是这男的就照着神仙的暗示,去做了。当他在魔镜上涂了水之后,就模模糊糊看到妻子正在家里和别人鬼混。这男人气急,兴冲冲的跑回家,拿起菜刀就把妻子给杀了。但是后来他再想想神仙说的话:你想看到什么就能看到什么。仔细想想自己干了什么:回家的时候妻子正在给自己做饭,还问耕作辛苦不辛苦。自己怎么就相信别人的妄言,怀疑到妻子,想到妻子在和别人鬼混呢?这时候这男人才后悔莫及自己一时激动,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最后神仙也在石镜上刻写这个‘符’,魔镜就失去了它的魔力了。

  在镜石顶上高崖刻的直径2.7米,深17厘米的镇妖夬符,是宋代都官员外郎柳应辰的心记符,又叫柳押符。原是《易经》64卦的夬卦,有决裂即以刚决柔,以正压邪之意。传说甲寅岁柳应辰泊舟浯溪,夜有妖登舟作孽,柳急书夬符于魔掌,顿时电闪雷鸣,妖不见了。次早夬符出现在崖壁,柳公便刻石以镇之,还附诗曰:浯溪石在大江边,心记闲将此处镌,向后有人来屈指,四千六百甲寅年。预告此符能万古长存。从此浯溪妖魔绝迹,游人览胜平安无事。镶嵌在镇妖符左侧崖壁的吕仙寿屏,高160厘米,宽72厘米。是吕洞宾书刻的篆书异体寿字碑,它包含着日、月、星,天、地、人,金、木、水、火、土,阴、阳两仪,永、世、公、侯,福、禄、寿三星拱照等6句线多个字,给予人们美好的祝愿。还有右堂区有一长1.5米、宽0.7米、厚0.3米的船形巨石,可以敲出金属般响声,叫石韵金音,俗称观音石。相传元结曾在此自吟《清廉美曲》,宣扬全德、全行,坚持忠、直、方、正,反对为求权、求贵而曲、圆、奸、媚。引来百鸟鸣琴,百花笑颜,松声和韵,浪声拍板,韩湘子也来吹笛伴奏。后来被民间传得:妇女或者是夫妇同敲此石就能生个胖大小子出来。便有新婚的游人夫妻虔诚地敲打,祈祷早生贵子。出于好奇,我也捡块小石头轻轻击打,只见乐音连绵不断,如潮水般袭来,仿佛是中空的,余音袅袅。如钟似磬,有金属音。

  记忆最深刻的,是往上抬头就看见山石上刻很大的四个字:三吾圣览。元结三吾之命名,立意非凡。清抚湘使者吴大澄说得好:园林之美,豪富所私;山川之胜,天下公之。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大贤已往,民有去思,思其居处,思其文词。次山私之,谁曰不宜?这里的次山私之,实为万姓之公,因吾为代词,人皆得而吾之,非独次山为然,故谁曰不宜。元结为创建这天下公之的山川之胜和对华夏文化的继承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清代名人王士祯评赞:楚山水之胜首潇湘,潇湘之胜首浯溪。寂寞的浯溪山水,在与大诗人元结相遇,也是一份尘缘。古人唯一通往南蛮之地的道路,是水路。所以他乘船三过这片湘水一曲,渊回傍山的无名幽境,因爱其胜异,遂家溪畔。溪者,世无名称者也,为自爱之故,命曰浯溪。(语出《浯溪铭》) 借君此台,壹纵心目,与其以远山清川、水声松吹、寒日、清风之六厌,随后游目骋怀,尽性挥洒,林野之客,所眈水石,惬心自适、与世忘情,以至他一口气将浯溪的溪、台、亭尽收笔下,旌吾独有,人谁游之。其摩崖石刻《浯溪铭》、《峿台铭》、《痦亭铭》亦是风流千古。浯溪是美的,元结《曲》赞曰:浯溪形胜满湘中。其刻石,诗词歌赋无所不有。有赞浯溪:凝流绿可染、水落涧青苍、溪声如共语,山鸟自呼名、一湾泫水玉飞声;又如赞峿台:俯仰从来天地阔,登临却见斗牛亲、神刀鬼斧何年凿,云影倒吞天上阔、夜夜月华出海来,珠光飞向尊中落、树挂悬崖叶倒生;又如赞痦亭:暑物时时异,开帘面面清、聒身风泉鸣佩,洗心松籁奏笙簧,寒亲晓日三冬暖,暑受清风一味凉等等。浯溪一溪三峰,石、泉、崖、洞俱佳。浯溪,幽深平缓,清冷宁静。无论溪色、溪光、溪声,还是冬夏、春秋、昼夜、晴雨,各有佳趣,皆成文章。路一概以曲为美,传说这百步阶、之字路、螺旋道都是元结所凿。三峰中的中峰即峿台,壁立江畔,上如平台。这里上接扶桑远,下临湘水深,高台四面旷无际,平远江山一帐开。游人登此,顿觉天高地迥,心旷神贻。也是风景最好的景点了,也是浯溪的最高点。大桥飞架,碧水回流,蓝天高远,白云悠闲,远处青山含黛,城市村庄尽收眼底,不觉有几分浩然之气。这上面还有更神奇的美丽传说窊尊夜月的故事;元结在峿台石巅凿一可容斗酒的窊尊,每逢晴夜,常与好友颜真卿等人,围坐畅饮、赋诗、赏月。但酒不能继,山神便引湘水入尊变成醇浆,使窊尊无底不愁空。后有酒妖盗尊,吕仙为之劈妖。如今窊尊石上还留有吕仙剑划,酒妖的足迹和臀部、睾丸印痕,自然天成,活龙活现。往往引人捧腹大笑之后又转入沉思:这忠、直、方、正的元结和忠义大节的颜真卿,有山神为之供酒,又有吕仙为之劈妖,千多年来还留下如此美谈,难能可贵!风景数中锋最美,但其另外两峰也是极美的。南峰突出,伸展于溪流之上,登临危石,远山清川一览无遗,水声渔歌不绝于耳,顿觉置身画中,临风独立,飘然欲仙。北峰下临深渊,溪水激荡,游人临此,杂念顿失,虚怀若谷。浯溪属石灰岩溶岩地区,到处皆石,而石又各具风姿。位于溪口,溪流绕石转,石若水中旋的龙珠石;有如卫士,拱立湘滨的双石;大小两石均如龙首,母子相依,迎波戏水的龙脑石,等等景点。还有一洞,幽暗深邃,是否藏龙,不得而知。

  绕过摩崖前的亭子,就到了悬崖脚下,悬崖峭壁,危峰耸峙,因为视角的缘故,更能感觉到山的奇和高了。不由赞叹一句好险!江水激荡在深入溪中的岩石上,漩涡汹涌,溪水回流,发出哗哗的声响,更增添了几分神奇。那些杂树点缀于乱石之上,高高的与飞鸟融合在一起。太阳高挂,白云悠悠,山光与水色,倒影与溪声有机的溶为一体,说不出的美,说不出的奇。来往的游人,争先恐后,或坐或跪,一个个把手和足伸进水里,与浯溪来个肌肤之亲。有船只自溪心划过,留下一道道碧蓝的水痕。想当年,元结与1200年来浯溪中乘舟经过的诸位骚人墨客也在这里登岸。当他们目睹这绝世之美,也会像我一样,发出啊的一声感叹!其实只有在这一个角度看浯溪,浯溪才是最险、最奇、也是最美的。在碑林里留连大半天,总舍不得离去,一遍遍抚摸悬崖峭壁上的文字,一股股温热透入掌心,原来文字都是有温度的。怪不得,文人骚客们,看见极爱的碑刻,抱着痛哭,结庐共眠,数日不忍离去。但那些渐渐模糊的字迹,仿佛一张张渐行渐远的容颜,迟早会抛下我们而去。不知是石刻走得快,还是我们走得快。想那二十年前见到绿天庵里的怀素的草书名碑,爱得不得了,每年都去看一回,没想到三五年过后,居然只剩一块无字碑了,徒叹奈何!不觉已到正午,饥肠辘辘,只得出园找一小酒店,弄一瓶泸州老窖,两个小菜,合着相思一块吃了。下午到祁阳县城浯溪镇闲逛了一番,瞻仰了一下祁阳人的风采。祁阳人是永州人里最能吃苦耐劳的,其精神与魔鬼无异,见过的人只有翘起大拇指,徒叹奈何。其街道,居然比永州主城冷水滩还美,还清洁,赞叹。傍晚时,倦极而返。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含本网和新东方网) 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017年11月北京海淀区理科数学期中试卷及答案汇总2017年11月北京海淀区高三文科数学期中试卷及答案汇总

User Review
0 (0 votes)

猜你喜欢

本站最新优惠

Namesilo优惠:新用户省 $1 域名注册-优惠码:45D%UYTcxYuCloZ 国外最便宜域名!点击了解更多

特别优惠:免费赠送 $100 Vultr主机-限时优惠!英文站必备海外服务器!点击了解更多

VPS优惠:搬瓦工优惠码:BWH3OGRI2BMW 最高省5.83%打开外面世界的一款主机点击了解更多

加入电报群

【江湖人士】(jhrs.com)原创文章,作者:江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hrs.com/2017/1449.html

扫码加入电报群,让你获得国外网赚一手信息。

文章标题:生活随笔:浯溪碑林记

(0)
上一篇 2017-11-09 15:27
下一篇 2017-11-09 15:27

热门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国外老牌便宜域名服务商Namecheap注册com域名大优惠,抢到就赚到,优惠码:NEWCOM598
$5.98/年
直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