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江湖人士首页
  2. 网文江湖
  3. 江湖驿站

她做小三打败孙俪插足别人家庭!如今36岁却被无数人抢着模仿……

威尔士大酒店,寂静的长廊,一眼望不到尽头,昏黄的光线挥洒下来,增添了几分压制。

顾知夏吸了吸气,将身上的长风衣裹紧了些,轻手蹑脚的来到总统套房前,耳边又响起了萧雨的话。

“要想在短时间内让顾氏地产起死回生而且不落到别人手中、要想给浩宇请到最好的专家来为他医治,在整个N城就只要龙骁能做到!”

“龙骁曾经年过三十,却不断独身,对所有女人都没乐趣,是由于他的心里藏着一个女孩,我看过那女孩的照片,跟你长的有几分类似,只需你将他俘获,你的所有危机就都处理了!”

“曾经到了存亡关头,威严又算的了什么?别忘了你爸妈是怎样死的,别忘了阿谁还躺在病院等着你去救的浩宇!”

萧雨是她最好的闺蜜,也是威尔士大酒店的大堂司理,不会骗她,至于那张照片,萧雨说,是有一次无意中捡到了龙骁的钱夹。

房间的门虚掩着,顾知夏悄悄推开一条裂缝往里瞅了瞅,整个房间很是恬静,只要浴室传来不紧不慢的水流声。

顾知夏满身猛的一颤,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背脊冒出阵阵盗汗,回头瞥了眼,见浴室中的人没出来,这才松了口吻,悄悄把门关上,透过磨砂玻璃,能模糊看到里头若隐若现的身影。

房间没开顶灯,就亮了盏光线微弱的床头灯,搭配着浴室的水流声,让房间的空气变的有些暧昧。

顾知夏赶紧脱下身上的风衣,里头穿了一套性感的情趣寝衣,躲进被窝里,用被子蒙住头,心跳的比兔子还快,浴室中传来不紧不慢的水流声,似乎出格富有穿透力,在沉寂的夜晚,撞击着她的每一个细胞。

不晓得过了多久,浴室的门终究开了,龙骁半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夹带着一阵水汽和洗澡露的香气,让整个房间沉浸在一片氤氲中。

须眉健硕的身段、完满的腹肌、略显慵懒的神志、还有那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滑落的浴巾……

顾知夏看的血脉喷张,有种穿透魂灵的梗塞感,她能较着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在空气中分发。

须眉眉心微蹙,瞥了眼放在椅子上的内裤,就在这一霎时,他似乎闻到了房间有目生人的气味,解开的浴巾敏捷裹上,走到大床边,随手翻开被子。

“放、铺开我!”顾知夏天性的还击,反手一掌击打在须眉胸前,一个翻身落回到床上,没心思再赏识须眉完满的身材,眼神中多了几分惊恐。

须眉眼中扫过几缕冷光,将房间的大灯打开,却在看见女孩的容貌时,收回了目光中的那股戾气,舒展的眉头舒展开几分,薄唇轻启,语气低落清凉,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魅惑,“你是怎样进来的?谁让你来的!”

顾知夏靠在床头,拉过被子将本人包裹住,秀美的面颊上红的能滴出血来,盯着面前的须眉扫了一眼,这须眉长着一张惊世骇俗的脸,崇高、冷酷,满身都透着一股不容加害的气焰,从他方才的反映来看,她能感受的到,她的长相也很多多极少让须眉心中的肝火消减了些。

唉,要不是穷途末路,她堂堂顾家大蜜斯,又怎样会在父母骸骨未寒就出错到跑来钻一个汉子的被窝?“我、我……我是来……”

顾知夏其实是说不出口,标致的脸蛋上,神气生硬,一路上想好的台词这会一句都说不出来了,恨不克不及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俄然,须眉高耸健硕的身躯朝着她压迫过来,双手撑在床上,精雕细琢般的面目面貌近在面前,一股浓郁的男性气味扑鼻而来,让她满身一阵酥麻。

顾知夏一动不敢动,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心脏猛烈的跳动,预见着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顾知夏严重不已,也好,本人本来就是来献身的,过了今晚,也许顾家面对的所有危机就都能处理了!

就在她认为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一只大手曾经将她的手臂紧紧拽住,把她整个的拎起,从床上拖了下来,往门口拉去,“出去!”

“不要!”她是费了多大劲才说服本人走进他的房间,此刻什么事都没处理,怎样能就这么走了?

顾知夏醒悟过来,用力甩开他的手,愣愣的站在他面前,一套齐臀的深V小吊带包裹着她漂亮的身材,将她陪衬的如花骨朵般娇媚,惹人采撷,幽静的眼眸蒙上一层雾气,我见犹怜,让人不忍。

龙骁眼中的戾气慢慢褪去,闪过几缕冷气,“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是谁让你来的?”

这女人的长相确实让他有几分心软,却也让他多了几分猜忌和愤慨,到底是谁,竟然窥探到了他的隐私?

顾知夏勤奋让本人沉着下来,来都来了,不克不及再撤退,公司不克不及落到别人手中,父母的死因还没查明,弟弟还不省人事,顾家还不克不及垮!

这一切,对她来说,难如登天,对面前的这个汉子来说,倒是易如反掌,她此刻什么都没有,除了她本人的身子。

顾知夏吸了吸气,在须眉的一脸惊诧中,慢慢脱掉了身上的小吊带,这套情趣寝衣看来对他并没有吸引力,然后,把小内裤也脱了,将她那小巧有致的身材完、露在他面前。

须眉喉头滑动,身子有一霎时的僵住,时间仿佛遏制了般,在他身子的某个部位曾经发生了猛烈的变化,包裹着他下半身的白色浴巾在慢慢滑落。

僵持了几秒钟后,须眉似乎醒悟了过来,靠到她身旁,一手掐住她脖子,将她往后拖,抵在墙上,目光如电,“快说,到底是谁让你来的!”

顾知夏被她掐的有些喘不上气,须眉体内的男性荷尔蒙正在强烈的迸发,所有的力道都传到了掐住她脖子的手上,他不想碰她,却压不住体内的天性反映,只能用别的一种体例来发泄。

顾知夏的小脸涨的通红,慢慢的,变成了青紫色,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无力的指了指本人的喉头。

顾知夏干咳几声,身子无力的顺着光洁的墙壁倒下,跌坐在地上,背脊抵着墙壁,阵阵寒凉,侵袭到她体内,就像在地狱走了一遭。

须眉愣了会,回身去了浴室,往脸上、身上浇了良多冷水,才让本人慢慢沉着了下来。

走出浴室,瞥了眼仍然跌坐在地上的女孩,面青唇白,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肩头,几缕犯警则的刘海贴在额头上,神气木然。

目光清凉的扫了眼房间,捡起地上的风衣给她披上,声音低落而冷冽,“把衣服穿上,你走吧。”

顾知夏愣愣的看着他,终究,两行泪水夺眶而出,“我不克不及走,龙骁,我什么都没有,只能把我本人给你,不要赶我走,我什么都没做成,不克不及就这么走了,”

顾知夏推开他的手,将披在身上的风衣甩掉,往他身上贴了过去,“我如许子,你说我想做什么?”

龙骁赤裸着上身,而她身上,不着寸缕,两人就这么紧贴着,他好不容易才冷却下来的浴火,又被她给点燃,“你就这么想和我做吗?”

顾知夏从走进这房间的那一刻起,就没想着还能洁白的走出去,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踮起脚尖,悄悄吻上了他的唇。

须眉满身炙热,几秒钟后,最初一丝理智让他沉着了下来,将怀中的女孩推开,背过身去。

顾知夏像是缠上他了,从他后背将他环抱,双手哆嗦,从他胸前慢慢滑落,要把他的浴巾解开。

龙骁抓住她的手紧了紧,最终,仍是把她推开了,捡起地上的那件风衣,将她裹住,“说吧,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顾知夏不大白,她都曾经出错成如许了,他还不想碰她?为什么?是她魅力不敷?仍是他底子不可?“你、不想要我吗?”

要不是看她长的跟他的凌若雪有几分类似,龙骁早把她赶出去了,“是,有话快说,给你两分钟时间!”

顾知夏一颤,两分钟?也好,至多情愿听她措辞了,“龙总,我叫顾知夏,是顾氏地产顾明生的女儿……”

顾知夏忙点头,“是,我但愿你能投资顾氏地产,还有,但愿你能、帮帮我弟弟,他到此刻还不省人事,我晓得,你必然有本领请到最好的专家,大夫说了,他此刻如许的环境,只要国际上最顶尖的外科专家才能让他醒过来……”

龙骁大白了,她是为领会救顾家而来,小小年纪,也真是难为她了,唉,若是若雪还活着,该当也跟她差不多大吧?会不会也跟她一样,需要人协助?

想到这,龙骁胸口隐约作痛,这女孩,和若雪真有几分类似,不管是神韵仍是长相,以至包罗她措辞的腔调,所以,他不想危险她,但她终究不是若雪,所以,他不会对她有什么感受,“你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先归去吧。”

顾知夏轻轻一怔,什么意义?“龙总,在没有获得切当的谜底之前,我不克不及走,你是我独一的但愿,我必需、抓住!”

“你若是再不走,你将什么都得不到!”龙骁号令式的口气,他不克不及再让她待在这,如许的夜晚,如许的女孩,他真担忧本人会胁制不住。

顾知夏似乎听大白了点,他这是承诺了?朝着他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你,龙总,我该怎样去找你?去公司吗?”

顾知夏将风衣裹紧,真是难堪!里面可是什么都没穿!几秒钟后,房门再次被打开,龙骁将她的包包、小内裤和那套情趣寝衣给扔了出来,“赶紧分开!”

走廊上一片沉寂,顾知夏慌忙将那套情趣内衣捡起放进包里,跑到卫生间,把小内裤穿上,将风衣拉紧,带着一身怠倦回到总统套房门口,跌坐在地上,她还不克不及走,在没有获得切当的谜底之前,她哪都不克不及去。

也许是太累了,这些天她几乎没怎样睡过,也许是方才龙骁掐住她脖子的力度太大,后劲太强,顾知夏蜷缩在地上,靠着墙壁,竟然睡了过去。

龙骁解开裹在身上的浴巾,换上浴袍,来到阳台点燃了一根烟,嘴里吐出几圈烟雾,俯瞰着这座富贵的大都会,拨通了李牧的号码。

李牧是他的特助,跟在他身边有好些年了,对龙骁很是领会,良多事,龙骁只需要提一下,他就晓得该做什么,不外,俄然间让他去查顾氏地产的材料,却是有些诧异,更隐晦的是,竟然还要他去查一个女孩?

在他的印象中,龙骁一贯对女人没乐趣,前几年,还有些不知死活的大明星自动投怀送抱,也有不少想凑趣他的企业老板给他送些年轻貌美的女孩,他连看都不曾看过一眼,年过三十了,还孑然一身,急坏了龙家老太爷,几乎天天催他相亲找对象,他底子没放在心上。

这会,竟然让他去查顾知夏?李牧摇头轻叹,我们的龙少,到底肿么了?莫非是开窍了?

龙骁跟往常一样按点起床,洗漱完,穿戴划一后,打开房门,刚抬起脚,就感受被什么工具给绊住了。

顾知夏双手抱着膝盖,背靠着墙壁,头埋在臂弯里,一头长发间接拖到地上,大要是被人这么踢了一脚惊醒了她。

顾知夏睁开眼,望着面前矗立的汉子稍愣顷刻后,眼神中显露一股冷艳,他穿上衣服的样子还真都雅!剪裁得体的深色西服,陪衬着他的细长身材,白色衬衣,深色领带,简单素雅,将他身上的那股贵气更加的逼了出来。

日光下,他的五官愈加诱人,特别是那双清凉的眸子,幽静、奥秘,让人看一眼就能沉浸。

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昨晚被他掐过的处所一道很较着的淤青,笑容中含了几分痛苦。

龙骁眉心轻蹙,有些诧异,她一整晚都待在这?一眼看见她脖子上那道淤青,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倒是半吐半吞,迈开步子走了。

顾知夏将风衣往脖子上拉了点,遮住淤痕,对她来说,这点伤底子不算什么,径直跟在他死后,可能是昨晚冻着了,连打了几个喷嚏,“龙先生是要去吃早餐吗?去哪吃呢?要不,我请你吃吧?”

龙骁没理她,电梯来了,他刚进去,顾知夏也跟着奔了进去,按了下二楼,二楼有餐厅,龙骁却按了一楼,他的早餐都是到办公室吃,李牧会给他带。

顾知夏背好包,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拾掇了下本人的长发和穿着,幸亏风衣很长,几乎到了脚踝,不会让人看出她里面只穿了一条小内裤。

酒店大门口,一台黑色的迈巴赫很夺目的停在那,李牧毕恭毕敬的站在车前,拉开后座的车门,在看到顾知夏的时候,脸上浮现出几缕诧异,龙骁、和一个女孩在一路?一路从酒店出来?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

顾知夏毫不犹疑的跟了过去,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本人拉开了后座的车门,间接钻进车里。

龙骁眉心舒展,脸上浮现出几缕厌烦,张开嘴却最终什么都没说,示意李牧开车。

顾知夏吸了吸气,冲着龙骁和李牧尴尬一笑,连她本人都服气本人的勇气和胆子,也许,人在绝境的时候,总能激发出本身一些超乎想象的潜能,她曾经如许了,还能有比目前的处境更差的吗?

顾知夏不得不硬起头皮讲解,“龙先生,但愿你能投资顾氏地产,只需你能投资,半月湾的半山别墅群就能继续动工,落成后,能带来不小的利润,还有,你将获得顾氏地产百分之十的股权……”

其实,顾知夏也晓得,顾氏地产相对于龙家的龙氏集团来说,连沧海一粟都谈不上,龙骁又怎样可能会对如许一家公司有乐趣?要想打动他,仍是只能动用豪情,可此刻看来,结果似乎微乎其微。

龙骁指了指前方,示意李牧泊车,车子停稳后,龙骁亲身走下车,绕到顾知夏这边,拉开后座的车门,“在这下车,你的事、我会考虑,不许再跟着!”

“啊?”顾知夏一愣,仍然不知死活的说了句,“龙先生,不是考虑,而是必然要去实施!顾氏地产不克不及再等了,还有我弟弟,也不克不及再等了,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能承诺你,若是、若是你今天还不放置,我就天天缠着……”

就连李牧都为她捏了把汗,跟在龙骁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措辞!特别是,仍是一个女人!

车子开走了,顾知夏呆站在路边,她大要是忘了,昨晚上差点被龙骁给掐死,这会竟然还敢去惹他,可是,除了如许,她其实是想不出还有此外什么法子。

公司不克不及易主,顾家不克不及倒,浩宇的身体不克不及耽搁,爸妈的变乱还等着她去查询拜访清晰。

受苹果公司新划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扬功能被封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撑公家号。

Namesilo优惠:新用户省 $1 域名注册-优惠码:45D%UYTcxYuCloZ 国外最便宜域名!点击了解更多

特别优惠:免费赠送 $50 Vultr主机-限时优惠!英文站必备海外服务器!点击了解更多

VPS优惠:搬瓦工优惠码:BWH34QMFYT2R 最高省6.38%你懂的主机-一直优惠!点击了解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江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hrs.com/2018/14349.html

扫码关注【江湖人士】公众号,您会获得关于国外被动收入的最新资讯

WA付费会员QQ群:387027533,加这个群需要回答您的WA会员名,待核实后予以通过

普通QQ交流群:178758794,可分享交流建站的各类经验和知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